1、开发背景

1.1、面临的问题

1.1.1、网站信息组织日趋混乱
1.1.2、2.0特性,个人信息管理与个性化服务需求
1.1.3、业务工作迫切需要平台支持
1.1.4、国际化问题
1.1.5、扩展性
1.1.6、网页界面设计和美观问题

1.2、需求

1.3、解决方案一览

1.3.1、引进成熟的门户系统
1.3.1.1、重庆大学ADLIB2.0门户
1.3.1.2、CALIS数字图书馆门户
1.3.1.3、TRS个性化门户
1.3.1.4、清华同方知网网站内容管理系统
1.3.2、采用开源系统
1.3.3、第三方合作
1.3.4、自主开发

1.4、项目定义

2、开发理念

Continue reading →

今天早上来到办公室,听到同事说,暨大有个毕业生,为救落水的同学牺牲了(链接一链接二链接三链接四),感到很怅然;对学校号召同学向其学习,感到很陌生。

作为一个曾经做过这样的事的人,我有着刻骨铭心的感受,尤其是在那生命边界的时刻。人,很多时候,都太冲动了。

在那样的情况下,救人,是应该的,也是我辈义无反顾要去做的。然而,热血上涌急冲冲的跳下去,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哪怕你水性再好。如果高同学能够冷静一些,找竹竿、折树枝等一切可以缩短距离的东西递过去救人,起码不会陷自身于太过危险之地;如果找到个绳索缚住自己,也会留下一条后路;又如果,这下去救人的三位同学,能够把上衣脱下来,彼此通过衣服连成一串一起慢慢过去,也不失明智之举;或者如果找不到材料,当天许多人穿着学士服,都脱下来绑成一串,也可以提供很好的保障……

如果太多了,但生命没有如果。

其实,救落水的人,并不急着那么一两分钟的,如果能够用一两分钟先冷静的思考一下,结果将会完全不同。

我们的同学,还是太年轻,救人的同学年轻,急冲冲就下去了,准备运动都没有…围观着的同学也年轻,只知道屏住呼吸呆呆的看着,完全不知道自己能帮忙做些什么,这让我很难过。我们的学校,也还太粗糙,没有仔细的为一些特殊的场合,配备一些特殊的物品,例如在湖边,放一些像消防栓之类的救生设备箱,如果做不到,放几个竹竿留几条绳子也好,这让我很伤心。

在这一刻,我感到生命的沉重与无奈,我反思着,也对学校的CCTV说辞感到无比的愤怒,我们的学校啊,应该告诉同学们的是“注意安全,远离危险”,应该告诉同学们的是“珍惜生命,不要轻易下水救人”,应该告诉同学们的是“怎样冷静安全救人的办法”,而不是“号召***学习、提醒***注意安全”这样的空话。

这样的博文,写起来很伤神。生命是最宝贵的,冲动是一种不珍惜的表现,冷静和智慧,才是生命最好的守护。与同学们共勉。

明天将前往伊利诺伊大学。
没有随团,一个人走,坐的是最便宜的大韩航空的飞机,所以也就最折腾。先从广州坐大巴到香港机场,晚上12点25分起飞,到仁川机场大概4点30分,然后转机,中午12点起飞,美国时间7月1日10点30分抵达芝加哥。
等待转机的时间有点长,目前打算花21美金(打印了优惠券)到仁川机场的枢纽休息厅吃自助餐外加小睡一下。到了芝加哥后,目前打算在机场的星巴克喝杯咖啡,并且上网,用skype和其他人联系,等到下午3点,再和其他人一起前往伊大。
其实,一切都只能是个不是计划的计划,因为不确定因素还真的有点多,看了一些攻略,但是还有些事情没搞清楚,比如有没有可能在芝加哥机场买到sim卡,如果晚点或航班取消怎么办。一切,随遇而安吧。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苏图会议上,还回答了一个问题,关于bbs的,当然,大部分回答已经在2.0和1.0这篇文章中提到了,还有一小部分问题,我想大家在实际工作当中都遇到的,那就是开放程度的问题。

毫无疑问,图书馆2.0要求图书馆信任读者,尊重读者的信息自由,开放能够开放的功能,促进读者交流、分享和贡献内容。简单的说,就是允许读者说话,不限制读者说话,让读者自由说话。

然而在伟大领袖不折腾的号召下,在河蟹大钳的挥舞下,在敌对分子的虎视眈眈下,图书馆2.0还真的有点尴尬。

这是个很实际的问题,每个图书馆都应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一个合适的策略。在我看来,“身份枷锁,适度限制,尽量开放”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身份枷锁”指的是身份验证,你最好能做到在你的平台上发布内容的人,是可以确定的某一人,如高校馆中的读者,通过身份绑定之后才能发表在大范围公开的内容,如在公共馆中,是本馆读者或者是确定为可控IP的人。这样,一方面会无形中规范了读者的行为,另一方面即使出现了什么令天宫震惊的内容,图书馆也可以有一个台阶。

“适度控制”指的是一定程度的信息控制行为。首先,引导用户信息交流活动结合图书馆服务的内容,让这些内容尽可能与阅读、学习相关;其次,控制最新的交流信息不被网络爬虫获取,经过一两天时间的沉淀后,再开放给搜索引擎;再者,将不同的应用发布的信息控制在适度的范围之中,如登陆后方可查看;另外,备受责难的敏感词技术,也应该是一种主动策略之一,对于包含敏感词的内容,要去关注一下,但千万不要像新浪那样主动自我阉割。

“尽量开放”是向读者开放一切可能的途径,鼓励用户参与到图书馆2.0的环境之中。尽量不干扰用户的信息活动,允许用户有稍微偏激或者看似无聊的言论行为,倡导多元视角,在一定的范围内,为用户提供一个言论自由的交流空间。

图书馆2.0,倡导的是知识自由的精神,最终要培养的是拥有知识自由的读者,然而当前的环境是如此的恶劣,我们只能委屈地前行,否则,只会一拍两散。在这一点一滴的委屈之中,我相信理想时光终将会到来。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苏图会议上,半主动半被动的回答了两个问题。回答完了之后,感觉回答得不好,说得多了,反而漏了重点。其中苏图读者问的问题,最为严重。

问:经常看书,但书太多,不知道如何挑选,2.0有没有办法帮助读者更好的阅读?

其实这是个很棒的问题,提问者很有水平,如果换了老槐或者keven或者邱馆长等大牛来回答,相信会是当天的亮点之一,可惜这么好的问题被我糟蹋了。

当时我啰啰嗦嗦了半天,说出的是废话若干,废话若干,(遭遇万二提醒),豆瓣的评论,再答非所问的废话若干,更多的废话若干。

所以,我还是想再通过博文回答一下,尽管还是废话,但也算是个自我交代。当然,你们要是说我非得再MP一遍老姜、丫枝和表哥,我也同意。

在图林中我仰慕三个人,一个是丫枝,读书,一个是老姜,读网,一个是表哥,读碟,因为他们都是爱阅读的人。阅读使人文明,使社会进步,使城市可爱,就像苏州一样可爱。但我以为,他们并不是天生就爱阅读的,可能是某次偶然的阅读机会,让他们爱上了阅读。我还以为,许多人的人生,也许就因为一次阅读而发生改变,所以图书馆要促进阅读,提供更多的阅读可能性。

web2.0技术可以帮助图书馆更好的促进阅读,主要体现在以下三点:

1、web2.0技术可以更好的揭示图书内容。例如,通过使用豆瓣的API,把豆瓣上关于图书的封面、评论和标签,显示到图书馆opac的书目信息中,帮助用户更好的理解所要查找的图书的内容;又如,利用blog做一个图书导读博客,定期介绍图书馆馆藏的经典图书;或者,利用rss做一个新书通报,让读者可以从更多的途径了解到图书馆的新书。

2、web2.0技术可以营造一个读书交流的平台与文化。可以为读者制作一个阅读交流的平台,让读者可以在上面发表阅读心得;可以为读者提供图书标签,让读者通过标签收藏和交换所阅读的图书;可以为有共同阅读经历和爱好的读者建立群组,营造一种阅读的文化。

3、web2.0技术可以让阅读变得更有趣味。通过web2.0技术,延伸了图书馆的服务范畴,让图书馆从一个图书借阅场所变成一个分享交流的平台,让读者之间有了互动,从而使阅读变得更有趣味。

除上述之外,一个意义深远而又不露声色的影响就是图书馆2.0理念的普及,会潜移默化图书馆员的服务意识,让图书馆员变得可爱,并最终促进图书馆服务质量的提高,吸引更多的人们利用图书馆进行阅读。

所以,图书馆员要主动迎接图书馆2.0,不要等待,要马上动起来。不要等领导发话,不要等条件完全成熟,抓住时间,从一点点小的改变做起,比如,为图书馆的opac增加一个评论功能,为图书馆的新书做个rss订阅,写一下工作博客等等。很有可能,因为在你的努力之下,一篇小的书评打动了某个读者,从而让他阅读了一本书,并改变了他的人生。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有幸参加上海地区第四次图书馆2.0研讨会暨首届沪苏图书馆2.0研讨会,见到了许多我所敬爱的师友,苏州这个城市很可爱,苏图美得让我赞叹,接待的朋友很热情,参会的朋友很踊跃,不枉此行。

然而在会上,仍然有一种感觉,在许多人的思维里面,还是习惯于把图书馆2.0当做一个独立的存在,甚至还把图书馆2.0当做一个排他性的独立的存在。这也促使我再想一想这个问题,写一写这个题目,尽管都是一些老调重弹。

我认为,web2.0首先指的是一系列技术构成的一个新的网络环境,包括新出现的技术如wiki、tag、rss、blog等,也包括很早就有的技术如javascript、im等。这些技术之所以构成web2.0,是因为“用户参与、用户贡献”。一方面,网络基础设施的普及、用户网络技能的提高、网络越多的参与到人的生活、网络文化的逐步成熟等原因,网络用户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参与互动、贡献内容和网络社交的动力;另一方面,del.icio.us、wiki等网站恰逢其时地提供了相应的参与模式,制造了奇迹,接着更多的互联网公司将经营理念向“用户参与”倾斜,甚至完全以“用户参与”为中心,最终导致了web2.0的爆发。没有“大众参与、大众贡献”的理念,就没有web2.0,或者说,web2.0就是指用户参与和用户贡献为主的一种网络形态。

在我的理解中,web1.0的主要网络形态是信息由权威机构向大众发散,主要内容为机构权威信息;web2.0的主要网络形态是信息由大众的活动产生,主要内容为用户个性信息;可预见的web3.0的主要网络形态是信息自组织产生,主要内容为机器权威信息。所以,我们也可以把web2.0理解为一个网络发展的一个时期,这个时期是网络文化和信息技术发展的新阶段,这个阶段的变革,使人们的信息生活产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时期依旧存在web1.0的烙印,也会出现web3.0的苗头,只不过是以web2.0的网络形态为主。所以,web2.0不是一个独立的存在,而是web发展的产物,它不是突然冒出来,又会突然消失的。我们不应该把web2.0割裂开来。

在这里说句题外话,虽然,最近大家都喜欢引用一个数据,就是倒下的web2.0公司的图表,以此来说明2.0的衰落,但并没有人统计,在这些公司倒下的同时,新出现了多少web2.0公司,也没有人指出,现在的绝大部分原来还1.0的网站,已经或多或少的打上了2.0的标记。在我看来,web2.0恰恰相反地正在走向成熟。

许多人看web2.0,有一个严重的问题是容易混淆视角。从用户角度来看,web2.0是blog、wiki、tag、社区等新技术新事物,可以在上面发表内容、引人关注、和朋友互动,可以把更多现实生活中的功能放到了便捷的网络上完成,满足人的领地意识,实现个人空间的拓展。但是从一个web2.0服务的组织者角度来看,web2.0却应该是一种通过创造用户参与的平台,鼓励用户参与的网络理念和运营思维,而与技术无关。混淆视角的情况就是,许多2.0的公司仅仅是从用户角度去追逐各种技术,而没有看到,自己作为一个组织者所应该持有的运营理念和应该创造的商业模式。

这个混淆视角的问题,当前图书馆2.0认识中一样存在。

图书馆2.0因web2.0得名,一直以来也以web2.0技术为主要研究内容和载体,所以大家都认为图书馆2.0就是web2.0技术在图书馆中的应用。我觉得这种理解存在偏差。作为图书馆人,我们应该从组织者的角度去研究实践图书馆2.0,看看以什么样的服务理念,通过什么样的服务模式,去实现一个图书馆环境,让用户可以在这个环境中参与、分享、创造内容。在我的定义来看,图书馆2.0是web2.0理念在图书馆中的应用,是web2.0网络形态在图书馆信息服务中的实现。因此,图书馆2.0的界定,并不以是否出现web2.0技术为标记的,而是以图书馆户的信息行为是否具备web2.0的网络形态特征,也就是“用户是否参与、分享、贡献内容”为标记的。

解决了这个问题,我想就不会有“bbs和博客到底应该用那个”这样的问题了。

那么是否就说web2.0技术不重要了呢?并不是。要实现图书馆2.0环境,需要相应技术的支撑,并且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图书馆2.0的问题就是技术问题,这也是图书馆2.0技术白皮编写的出发点。就目前的技术情况而言,许多web2.0技术,如blog,可以直接地为图书馆2.0环境的实现提供一个初级的、简便的解决方案。

和web2.0一样,图书馆2.0不是独立存在的,它也是图书馆发展的产物,看得到的自然是web2.0导致的外部环境和用户需求的变化,图书馆必须迎接这一新的挑战,躲在背后的则是图书馆一直以来“以用户为中心,保障用户信息自由”的价值观追求。为什么图书馆2.0重要?因为“用户参与、用户贡献”这一理念,已经成为了图书馆2.0的精神实质,而这一精神实质,背后蕴含着尊重用户信息自由的价值取向,这与图书馆所追求的普世价值是一致的,因此图书馆2.0相较于web2.0,对于中国图书馆人来说,具有其独特的价值,这在我看来就是图书馆2.0这一语词必定会在历史中占据一席之地的最主要原因。

虽然,与web2.0相比起来,让人尴尬的是,图书馆2.0带来的根本性的、大规模的改变,目前尚未出现。

但是,我相信它终将会到来。

教育部“高职高专图书馆馆长暨业务骨干高级研修班”招生启事

大力发展高等职业教育是国家教育事业近年来及今后一段时期内的重点之一,图书馆建设是高职院校教学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了提高我国高职高专图书馆管理的水平,从理论上引导高职高专图书馆从实际出发、准确定位、办出特色、全面提升管理与核心业务水平,促进高职高专、独立学院与民办高校图书馆事业的发展,充分发挥高职高专图书馆在促进高等职业教育与社会信息化建设中的作用,受教育部委托(教高司函[2009]92号),教育部高等学校师资培训交流武汉中心和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拟举办“高职高专图书馆馆长暨业务骨干高级研修班”。

本次研修班主要面向全国高职高专、独立学院与民办高校图书馆馆长、部主任和业务骨干,限额招生60人。研讨会将发挥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图书馆学科及在国内外的学术影响与优势,由本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担任主讲专家,邀请具有丰富实践经验的图书馆馆长讲授有关课程,同时,组织多种形式的研讨,并安排参观武汉市内的大学图书馆和高职高专图书馆。研修内容涉及高职高专、独立学院与民办高校图书馆的管理、信息资源建设、核心业务的规划、信息服务、信息组织、信息检索、数字化建设、图书馆合作等方面。

研修班于2009年10月18日-24日在武汉大学举行,学费为1500元(含资料费),食宿统一安排,费用自理。

经过培训并达到培训要求者,颁发由教育部高校青年骨干教师培训机构统一制作的证书。

从即日起至开班前受理报名,有意者请填写教育部“高职高专图书馆馆长暨业务骨干高级研修班”报名回执表,于2009年9月25日前通过邮寄、传真或者电子邮件发给以下联系人。回执表可从教育部高等学校师资培训交流武汉中心(http://www.train.whu.edu.cn)和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http://sim.whu.edu.cn)的网站下载。收到报名回执表后,会务组将及时发送报到通知,并详告会议地点和其他报到有关事宜。

联 系 人:白小柳,肖希明,黄如花

通讯地址: 武昌珞珈山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 邮政编码:430072

电 话:(027)68754730,(027)62315896

13114341601(肖希明),13720116276(黄如花)

传 真:(027)68752135

E-mail: imio4@whu.edu.cn

教育部高等学校师资培训交流武汉中心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

2009年6月10日

感谢钱老板推荐,收藏两篇文章。

robbin的自言自语:流氓不可以流氓到这种流氓程度
google docs:绿坝-花季护航软件技术分析

不知道这个绿TMD坝能不能把关于它的这些丑闻屏蔽掉(google docs中的一些链接已经被删除,摆你JB度已经开始收钱消灾了),哈哈,这是服了这个鸟公司上上下下的鸟人,弱也就算了,还没有羞耻之心!

这是个充满奇迹的国度啊!

前天的大前天,我的朋友,张晓丹,赢得了drexel大学的最佳博士论文奖——这是drexel大学向博士生颁发的最高荣誉。今年,只有两位博士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晓丹的主要研究方向是文本数据挖掘,涉及生物信息学、社会网络分析和数字图书馆,他的导师是武汉大学的校友胡晓华(85届计算机软件本科),被许多同行所熟知的林夏教授,也是晓丹的授课老师之一。晓丹的获奖博士论文题目是“基于图法利用外部/领域内知识对传统文本数据挖掘的改进”(Exploiting External/Domain Knowledge to Enhance Traditional Text Mining Using Graph-based Methods.),这是他这几年来研究的心得,也是他十多篇顶级论文成果的进一步总结。

晓丹出去读博这几年来,我清晰的看到了他在科学研究上不断飞跃的过程,我羡慕他所处的环境,但也深知这是他不懈努力的结果,我为他取得这样的成绩而开心,也提醒着自己一定要坚持。

祝贺晓丹!继续加油!

相关链接:Xiaodan Zhang Wins Best Doctoral Dissertation Award

我喜欢这个人。

图书馆员四定律

三句半——戏说图书馆

[相声]馆员与太监

<< previous posts || next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