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份:2008年4月

受网友鄙视和提醒,今晚低调一点。主食是陈村粉,RMB1,配上剥了外衣的蒜米两颗,姜(沙姜最好)两片。

陈村粉切段,蒜米和姜片剁碎,加入香油、酱油凉拌,凉拌后放入微波炉叮一下口感更佳。

Continue reading →

Continue reading →

今天一早照例看看《给Library 2.0泼一杯冷水》这个帖子,发现有位网友说了这么一句话:“不务正业,图书馆本来就是以读者为中心的,千古不变。 ”其老气横秋的态度让我为之一乐。说实话,我很是喜欢和这样的网友交流,因为他们的较真,很容易给我带来更多的启发。我想,有着“图书馆本来就是以读者为中心的,图书馆2.0连汤都不换一下”的疑问的人,不在少数。我对这个问题也很感兴趣,因此,补发一文,说一下我对“以用户为中心”的一些粗浅想法。

一、“以用户为中心”的内涵是发展的。任何理念都不应该千古不变的,因为理念的实践环境在变化。用一个时髦一点的词,叫做“科学发展观”。在图书馆1.0,用户主要是利用图书馆的资源,此时”以用户为中心“的内涵,主要是如何确保用户有效获取、平等获取和方便获取图书馆资源。在图书馆2.0,用户除了资源,还希望得到参与的平台和互动的服务,此时“以用户为中心”的内涵,就需要紧跟用户发展的脚步,在1.0的基础上,提供用户知识交流的可能、可用和自由。

Continue reading →

在《给Library 2.0泼一杯冷水》一文中,totem先生说道,目前lib 2.0的应用基本上基于用户和图书馆系统之间的一种”信任”。这句话说得很好,图书馆2.0,首先要做的就是建立图书馆与用户之间的这么一种“信任”!

首先亮出我的观点:图书馆应该无条件信任用户。对于长期以来图书馆对用户充满“不信任”的种种制度和做法,我深恶痛绝!正是这么一种不信任的基调,让图书馆门难进,脸难看!

其次,我尊重totem先生及其他所有质疑我这一观点的人的表达权利。我知道,在你们的观念中你们是以一种更理性、务实的态度——当然,我也可以认为是死板、僵硬的态度——去开展图书馆的工作。

但是,对于“用户可以信任,或者不可以信任”这一论题,我想没有争论的意义,因为这是个“人性善抑或是人性恶”的问题,也因为这是个“是不是用户可以信任,图书馆就会信任;是不是用户不可以信任,图书馆就不应该信任”的问题。

Continue reading →

我想分两篇文章回应一下博友totem先生(图腾系统?)的《给Library 2.0泼一杯冷水》,一篇谈一下我对图书馆2.0的一些不同理解,一篇谈一下信任问题。

我对图书馆2.0的态度,其实totem先生开篇即已说明:“核心思想应该是将从以系统自身为中心转变成以用户为中心图书馆服务系统”,只是其在之后的“浅见”中,却对此观点视而不见。对此我首先想说的一句话是:“用1.0的思维来考量2.0的模式,是不恰当的。

首先,图书馆2.0是1.0基础上的服务变革,而不是完全取代。这里有两点意思:

一、图书馆2.0不是服务的延伸,而是一种服务的变革。延伸意味着增加新的服务内容或者将现有服务做得更到位,变革意味着服务模式改变和服务重心的迁移。参与与互动是2.0的本质,个性是2.0的最大特征。如果图书馆架设一个blog服务,却仅仅是单方面的发布,没有推动用户参与,没有让用户形成交流社区,这种做法即可归入延伸一类,而不能视为图书馆2.0。要做到图书馆2.0,图书馆的服务模式就要改变,变管理资源和读者为服务资源和读者,变提供一切内容为提供平台,变单向提供资源为推动读者交流。这样,图书馆的服务重心必然发生迁移,更多的资源和精力,将用于如何创造2.0服务平台,如何引导、推动读者进行信息交流和知识创造,如何尊重个体、保存读者个性信息,如何挖掘读者贡献的知识等等内容。例如,通过wiki,让读者将他们使用图书馆过程中的问题和答案都贡献到上面,就是一种图书馆2.0的行为。在这个例子里面,搭建wiki平台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如何让读者们都通过这个wiki分享他们的知识,创造出一种交流的文化。这才是图书馆2.0的服务,而这是需要图书馆花很多力气和时间去做的事情。

Continue reading →

Continue reading →

一、编写脚本内容,并命名为backupdata,置于根目录:

#!/bin/sh
#备份文件名
backupfile=”`date +”%Y%m%d”`.tar”
export backupfile
#删除旧备份
rm /backup/*.tar
#进入待备份数据目录
cd /u/data/
#打包data文件夹下的database目录
tar cvf /backup/$backupfile database
#将ftp相关信息输出到netrc,使用netrc实现ftp自动上传
#ftp用户名:backup,密码backup
echo “default login backup password backup”>/.netrc
#初始化,macro define initial
echo “macdef init”>>/.netrc
#文件的传输方式设为二进制
echo “bin”>>/.netrc
#ftp服务器路径,backup文件夹
echo “cd backup”>>/.netrc
#本地路径
echo “lcd /backup”>>/.netrc
#上传
echo “put $backupfile”>>/.netrc
#完成后断开连接
echo “bye”>>/.netrc
#输出空白行,说明macdef定义结束
echo “”>>/.netrc
#设置.netrc文件权限,仅能被本用户访问
chmod 600 /.netrc
#执行命令,访问ftp
/usr/bin/ftp 192.168.0.10

Continue reading →

粉葛一条

粉葛一根,约RMB2,削皮,洗净。

Continue reading →

本文旨在提供可运行的例子,相关的知识点,参见以下链接:

源码运行之前,请先下载以下两个文件,并与domainA.html放在同一目录中:

源码:

Continue reading →

——谨以此文献给我最爱戴的图有其表

图书馆2.0因web2.0而名,最基本的内容是指将web2.0的相关技术应用到图书馆的服务中,从而拓展图书馆的服务内涵的一种概括。但web2.0的本质不是技术的革新,而是互联网信息流动模式的变革。web2.0的一些技术,早在数年前已经成熟,真正掀起新一轮互联网浪潮的,是网民参与意识的觉醒乃至爆发。web1.0的本质是传播,web2.0的本质是交流。从这个意义上讲,图书馆2.0就不仅与图书馆学界关注的知识交流论密切相关[keven,图书馆2.0理论探源],也与图书馆业界以用户为中心的服务理念不谋而合[老槐,图书馆2.0的理论遗产]。老槐说得很对:“图书馆2.0概念具有广泛适应性,可以理解为一种技术、一类服务或一种理念”。那么,业界的图书馆2.0实践,也就有了广泛的发挥空间。

目前,我们看一个图书馆2不2,基本上是看有哪些web2.0的技术被应用到了图书馆的web服务之中。从技术这个层面而言,图书馆2.0的实践,其实是很好实施的。2.0时代,各大互联网公司吃力的提供着各类2.0的服务内容,有不少的图书馆,利用第三方的博客平台,建立某个专题博客,发布图书馆的内容,曾得到无数赞叹;2.0时代,充斥着各种各样的2.0开源软件,当然,也充斥了漫天的安装指南和帮助,图书馆要安装一个诸如wiki的平台,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缺少的不外乎一点热情,或者说,缺少某个领导的一句话而已;2.0时代,更有不少的软件厂商披了这件外衣,盯紧了图书馆手中的大把金钱,不少ILS厂商声称他们的产品进行了伟大的革新,而实际上仅仅是增加了个书评或者是标签的小功能模块而已,软件本质上并没有改变,图书馆只要舍得花钱,就可以得到一支很大的棉花糖。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