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2.0——我们可以走得多近?离得多远?

——谨以此文献给我最爱戴的图有其表

图书馆2.0因web2.0而名,最基本的内容是指将web2.0的相关技术应用到图书馆的服务中,从而拓展图书馆的服务内涵的一种概括。但web2.0的本质不是技术的革新,而是互联网信息流动模式的变革。web2.0的一些技术,早在数年前已经成熟,真正掀起新一轮互联网浪潮的,是网民参与意识的觉醒乃至爆发。web1.0的本质是传播,web2.0的本质是交流。从这个意义上讲,图书馆2.0就不仅与图书馆学界关注的知识交流论密切相关[keven,图书馆2.0理论探源],也与图书馆业界以用户为中心的服务理念不谋而合[老槐,图书馆2.0的理论遗产]。老槐说得很对:“图书馆2.0概念具有广泛适应性,可以理解为一种技术、一类服务或一种理念”。那么,业界的图书馆2.0实践,也就有了广泛的发挥空间。

目前,我们看一个图书馆2不2,基本上是看有哪些web2.0的技术被应用到了图书馆的web服务之中。从技术这个层面而言,图书馆2.0的实践,其实是很好实施的。2.0时代,各大互联网公司吃力的提供着各类2.0的服务内容,有不少的图书馆,利用第三方的博客平台,建立某个专题博客,发布图书馆的内容,曾得到无数赞叹;2.0时代,充斥着各种各样的2.0开源软件,当然,也充斥了漫天的安装指南和帮助,图书馆要安装一个诸如wiki的平台,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缺少的不外乎一点热情,或者说,缺少某个领导的一句话而已;2.0时代,更有不少的软件厂商披了这件外衣,盯紧了图书馆手中的大把金钱,不少ILS厂商声称他们的产品进行了伟大的革新,而实际上仅仅是增加了个书评或者是标签的小功能模块而已,软件本质上并没有改变,图书馆只要舍得花钱,就可以得到一支很大的棉花糖。


2.0技术的应用,必然会给图书馆的服务带来或多或少的变化。然而服务是一个需要花力气长时间去做的事情,因此,如果图书馆2.0的技术应用不能形成一个服务平台,那么新鲜过后,声势渐微,最终凋零,是显而易见的事情。所以,图书馆2.0的实践,就不仅仅是简简单单的应用一些技术部署一些应用,而是要从更根本的角度去把握——如何改变服务模式,形成一个服务平台,为用户创造一种交流的条件甚至是文化。此时,统一认证、开放数据接口等等技术内容,就远比插件、IM等重要得多,因为它们是平台的基础。重庆大学的实践体现了这一点。当然,有了平台,也只是图书馆2.0的一个服务基础,要从服务上来考量图书馆2.0,图书馆需要在如何激发用户利用图书馆2.0服务平台进行信息交流方面,挖掘更多非技术的内容,担当起幕前组织和幕后推手的角色。

服务和服务理念相伴相随,服务的蓬勃发展与更新,有赖于服务理念的坚持。图书馆2.0秉承的“以用户为中心”的服务理念,可以引申出太多的服务口号和内容,从而也引发出了无数的思考和争论,最好的例子莫过于斋主的“用户永远是正确的”这一论题。这个层面的图书馆2.0,则跨越过了技术的屏障,拨开了服务的衣裳,直指行业本质。尤其对于中国的图书馆而言,如何摆脱官本位、管本位的角色,全馆上下树立服务意识,从读者角度出发,兼容并包,最大限度的保障用户对知识的获取自由和交流自由,图书馆2.0还有很曲折很漫长的路要走。

任何的实践活动,都需要付出成本,图书馆2.0实践也不例外。不管是经济成本、时间成本还是人力成本,我想图书馆业界都舍得投入。然而,投入并不意味着无须考虑成本问题,更不意味着无须节约。愚以为,我们的很多数字图书馆实践,为了上档次,是没有很好的考虑成本和收益问题的。如何当前的大环境下,对需求进行取舍,选择一种性价比较高的实践方案,是每位图书馆决策者必须要斟酌的问题。于目前的图书馆2.0的实践而言,不是每个馆都能有重大那样的大手笔的,也不是每个馆都有厦大的技术力量的。如果每个馆都能结合自己的服务环境,以较为合理的投资,推出一两项符合自身特色的2.0服务,在某一方面倾听用户声音,实现与用户的互动,给用户带来更多便利,就已经是个鲜花盛开的季节了。如果中图学会或者某些机构,能够起一点牵头作用,促使图书馆间开放数据,共享服务平台,那就功德圆满了。

2 thoughts on “图书馆2.0——我们可以走得多近?离得多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