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数图思考

暨南大学图书馆2.0网站系统分析。 Continue reading →

2、开发理念

2.1、基于战略发展层面的思考

在数字化信息服务越来越重要的今天和明天,图书馆网站到底要承担什么样的使命,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对图书馆事业能起什么样的影响,并不是一个形而上的问题。我们认为,一方面,作为数字化服务的窗口,图书馆网站扮演了图书馆代言人的角色。在一定的程度上,图书馆网站有没有用,能不能用、好不好用、用户喜不喜欢用,等同于图书馆有没有用,能不能用,好不好用,用户喜不喜欢用。另一方面,新技术的不断发展,也对馆员提出了信息服务模式的新需求,而图书馆网站作为最受技术发展影响的服务阵地,应该成为馆员理想的成长空间。

2.1.1、抓住用户就抓住未来

我们认为,图书馆的用户不仅包括教师、学生等读者,也包括投资者(学校领导)、馆员,这些人都影响到了图书馆的未来。毫无疑问,当前图书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有被边缘化的迹象。如果图书馆在用户心目中重要性持续性降低,那将会是图书馆的噩梦。撇开阅览、纸本借阅的实体图书馆不讲,那么,在网络信息服务上,图书馆网站能有更大作为吗?能和Google、亚马逊以及其他已经开始面向个人服务的资源服务商抗衡吗?如何紧紧的抓住我们的用户?

Continue reading →

暨南大学图书馆2.0网站系统开发背景。 Continue reading →

暨南大学图书馆2.0网站系统构想与进展的目录。 Continue reading →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苏图会议上,还回答了一个问题,关于bbs的,当然,大部分回答已经在2.0和1.0这篇文章中提到了,还有一小部分问题,我想大家在实际工作当中都遇到的,那就是开放程度的问题。

毫无疑问,图书馆2.0要求图书馆信任读者,尊重读者的信息自由,开放能够开放的功能,促进读者交流、分享和贡献内容。简单的说,就是允许读者说话,不限制读者说话,让读者自由说话。

然而在伟大领袖不折腾的号召下,在河蟹大钳的挥舞下,在敌对分子的虎视眈眈下,图书馆2.0还真的有点尴尬。

这是个很实际的问题,每个图书馆都应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一个合适的策略。在我看来,“身份枷锁,适度限制,尽量开放”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身份枷锁”指的是身份验证,你最好能做到在你的平台上发布内容的人,是可以确定的某一人,如高校馆中的读者,通过身份绑定之后才能发表在大范围公开的内容,如在公共馆中,是本馆读者或者是确定为可控IP的人。这样,一方面会无形中规范了读者的行为,另一方面即使出现了什么令天宫震惊的内容,图书馆也可以有一个台阶。

“适度控制”指的是一定程度的信息控制行为。首先,引导用户信息交流活动结合图书馆服务的内容,让这些内容尽可能与阅读、学习相关;其次,控制最新的交流信息不被网络爬虫获取,经过一两天时间的沉淀后,再开放给搜索引擎;再者,将不同的应用发布的信息控制在适度的范围之中,如登陆后方可查看;另外,备受责难的敏感词技术,也应该是一种主动策略之一,对于包含敏感词的内容,要去关注一下,但千万不要像新浪那样主动自我阉割。

“尽量开放”是向读者开放一切可能的途径,鼓励用户参与到图书馆2.0的环境之中。尽量不干扰用户的信息活动,允许用户有稍微偏激或者看似无聊的言论行为,倡导多元视角,在一定的范围内,为用户提供一个言论自由的交流空间。

图书馆2.0,倡导的是知识自由的精神,最终要培养的是拥有知识自由的读者,然而当前的环境是如此的恶劣,我们只能委屈地前行,否则,只会一拍两散。在这一点一滴的委屈之中,我相信理想时光终将会到来。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苏图会议上,半主动半被动的回答了两个问题。回答完了之后,感觉回答得不好,说得多了,反而漏了重点。其中苏图读者问的问题,最为严重。

问:经常看书,但书太多,不知道如何挑选,2.0有没有办法帮助读者更好的阅读?

其实这是个很棒的问题,提问者很有水平,如果换了老槐或者keven或者邱馆长等大牛来回答,相信会是当天的亮点之一,可惜这么好的问题被我糟蹋了。

当时我啰啰嗦嗦了半天,说出的是废话若干,废话若干,(遭遇万二提醒),豆瓣的评论,再答非所问的废话若干,更多的废话若干。

所以,我还是想再通过博文回答一下,尽管还是废话,但也算是个自我交代。当然,你们要是说我非得再MP一遍老姜、丫枝和表哥,我也同意。

在图林中我仰慕三个人,一个是丫枝,读书,一个是老姜,读网,一个是表哥,读碟,因为他们都是爱阅读的人。阅读使人文明,使社会进步,使城市可爱,就像苏州一样可爱。但我以为,他们并不是天生就爱阅读的,可能是某次偶然的阅读机会,让他们爱上了阅读。我还以为,许多人的人生,也许就因为一次阅读而发生改变,所以图书馆要促进阅读,提供更多的阅读可能性。

web2.0技术可以帮助图书馆更好的促进阅读,主要体现在以下三点:

1、web2.0技术可以更好的揭示图书内容。例如,通过使用豆瓣的API,把豆瓣上关于图书的封面、评论和标签,显示到图书馆opac的书目信息中,帮助用户更好的理解所要查找的图书的内容;又如,利用blog做一个图书导读博客,定期介绍图书馆馆藏的经典图书;或者,利用rss做一个新书通报,让读者可以从更多的途径了解到图书馆的新书。

2、web2.0技术可以营造一个读书交流的平台与文化。可以为读者制作一个阅读交流的平台,让读者可以在上面发表阅读心得;可以为读者提供图书标签,让读者通过标签收藏和交换所阅读的图书;可以为有共同阅读经历和爱好的读者建立群组,营造一种阅读的文化。

3、web2.0技术可以让阅读变得更有趣味。通过web2.0技术,延伸了图书馆的服务范畴,让图书馆从一个图书借阅场所变成一个分享交流的平台,让读者之间有了互动,从而使阅读变得更有趣味。

除上述之外,一个意义深远而又不露声色的影响就是图书馆2.0理念的普及,会潜移默化图书馆员的服务意识,让图书馆员变得可爱,并最终促进图书馆服务质量的提高,吸引更多的人们利用图书馆进行阅读。

所以,图书馆员要主动迎接图书馆2.0,不要等待,要马上动起来。不要等领导发话,不要等条件完全成熟,抓住时间,从一点点小的改变做起,比如,为图书馆的opac增加一个评论功能,为图书馆的新书做个rss订阅,写一下工作博客等等。很有可能,因为在你的努力之下,一篇小的书评打动了某个读者,从而让他阅读了一本书,并改变了他的人生。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有幸参加上海地区第四次图书馆2.0研讨会暨首届沪苏图书馆2.0研讨会,见到了许多我所敬爱的师友,苏州这个城市很可爱,苏图美得让我赞叹,接待的朋友很热情,参会的朋友很踊跃,不枉此行。

然而在会上,仍然有一种感觉,在许多人的思维里面,还是习惯于把图书馆2.0当做一个独立的存在,甚至还把图书馆2.0当做一个排他性的独立的存在。这也促使我再想一想这个问题,写一写这个题目,尽管都是一些老调重弹。

我认为,web2.0首先指的是一系列技术构成的一个新的网络环境,包括新出现的技术如wiki、tag、rss、blog等,也包括很早就有的技术如javascript、im等。这些技术之所以构成web2.0,是因为“用户参与、用户贡献”。一方面,网络基础设施的普及、用户网络技能的提高、网络越多的参与到人的生活、网络文化的逐步成熟等原因,网络用户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参与互动、贡献内容和网络社交的动力;另一方面,del.icio.us、wiki等网站恰逢其时地提供了相应的参与模式,制造了奇迹,接着更多的互联网公司将经营理念向“用户参与”倾斜,甚至完全以“用户参与”为中心,最终导致了web2.0的爆发。没有“大众参与、大众贡献”的理念,就没有web2.0,或者说,web2.0就是指用户参与和用户贡献为主的一种网络形态。

在我的理解中,web1.0的主要网络形态是信息由权威机构向大众发散,主要内容为机构权威信息;web2.0的主要网络形态是信息由大众的活动产生,主要内容为用户个性信息;可预见的web3.0的主要网络形态是信息自组织产生,主要内容为机器权威信息。所以,我们也可以把web2.0理解为一个网络发展的一个时期,这个时期是网络文化和信息技术发展的新阶段,这个阶段的变革,使人们的信息生活产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时期依旧存在web1.0的烙印,也会出现web3.0的苗头,只不过是以web2.0的网络形态为主。所以,web2.0不是一个独立的存在,而是web发展的产物,它不是突然冒出来,又会突然消失的。我们不应该把web2.0割裂开来。

在这里说句题外话,虽然,最近大家都喜欢引用一个数据,就是倒下的web2.0公司的图表,以此来说明2.0的衰落,但并没有人统计,在这些公司倒下的同时,新出现了多少web2.0公司,也没有人指出,现在的绝大部分原来还1.0的网站,已经或多或少的打上了2.0的标记。在我看来,web2.0恰恰相反地正在走向成熟。

许多人看web2.0,有一个严重的问题是容易混淆视角。从用户角度来看,web2.0是blog、wiki、tag、社区等新技术新事物,可以在上面发表内容、引人关注、和朋友互动,可以把更多现实生活中的功能放到了便捷的网络上完成,满足人的领地意识,实现个人空间的拓展。但是从一个web2.0服务的组织者角度来看,web2.0却应该是一种通过创造用户参与的平台,鼓励用户参与的网络理念和运营思维,而与技术无关。混淆视角的情况就是,许多2.0的公司仅仅是从用户角度去追逐各种技术,而没有看到,自己作为一个组织者所应该持有的运营理念和应该创造的商业模式。

这个混淆视角的问题,当前图书馆2.0认识中一样存在。

图书馆2.0因web2.0得名,一直以来也以web2.0技术为主要研究内容和载体,所以大家都认为图书馆2.0就是web2.0技术在图书馆中的应用。我觉得这种理解存在偏差。作为图书馆人,我们应该从组织者的角度去研究实践图书馆2.0,看看以什么样的服务理念,通过什么样的服务模式,去实现一个图书馆环境,让用户可以在这个环境中参与、分享、创造内容。在我的定义来看,图书馆2.0是web2.0理念在图书馆中的应用,是web2.0网络形态在图书馆信息服务中的实现。因此,图书馆2.0的界定,并不以是否出现web2.0技术为标记的,而是以图书馆户的信息行为是否具备web2.0的网络形态特征,也就是“用户是否参与、分享、贡献内容”为标记的。

解决了这个问题,我想就不会有“bbs和博客到底应该用那个”这样的问题了。

那么是否就说web2.0技术不重要了呢?并不是。要实现图书馆2.0环境,需要相应技术的支撑,并且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图书馆2.0的问题就是技术问题,这也是图书馆2.0技术白皮编写的出发点。就目前的技术情况而言,许多web2.0技术,如blog,可以直接地为图书馆2.0环境的实现提供一个初级的、简便的解决方案。

和web2.0一样,图书馆2.0不是独立存在的,它也是图书馆发展的产物,看得到的自然是web2.0导致的外部环境和用户需求的变化,图书馆必须迎接这一新的挑战,躲在背后的则是图书馆一直以来“以用户为中心,保障用户信息自由”的价值观追求。为什么图书馆2.0重要?因为“用户参与、用户贡献”这一理念,已经成为了图书馆2.0的精神实质,而这一精神实质,背后蕴含着尊重用户信息自由的价值取向,这与图书馆所追求的普世价值是一致的,因此图书馆2.0相较于web2.0,对于中国图书馆人来说,具有其独特的价值,这在我看来就是图书馆2.0这一语词必定会在历史中占据一席之地的最主要原因。

虽然,与web2.0相比起来,让人尴尬的是,图书馆2.0带来的根本性的、大规模的改变,目前尚未出现。

但是,我相信它终将会到来。

做计划的时候老是拎不到重点,老大说,读者最需要的、经常用到的、反应得最多的,就是重点,例如OPAC。

图书馆的服务中,我想也可以这么分类:读者需要的、可有可无的、图书馆员一厢情愿的。

一方面,读者需要的,基本上都挖掘得差不多了,也做得读者满意80%了,但是要做到100%,很难,因为这个时候往前一个百分比,往往要付出双倍的努力,所以大家就尝试去开拓一些新的服务,比如新技术的应用便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种类型。然而,新的服务并不一定就是读者所需要的,甚至有些是图书馆员的一厢情愿,强加给读者的。这样一来,有些本应做好的服务没有做到最好,有些做出来的东西无人问津。

Continue reading →

当我面对着5千亿……

Continue reading →

这次2008年中国INNOVATIVE用户年会,带来了不少与2.0相关的消息,虽然很多内容都已零零星星的知道了,但由他们的高级销售人员用漂亮的PPT演示出来,还是让我对他们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也促使我的思考角度有所转变。

报告很长,挑了一些感兴趣的字词记录了一下:

encore,这是他们新的2.0 opac,或者说2.0的资源揭示平台,不仅可以支持他们的系统,还可以支持其他公司的系统,看起来很2,万二很快就可以体验到的。

单点登录,“像雅虎,google一样,只登录一次”,有点生搬硬套的感觉,单独的一个系统,谈什么单点登录?

mashup,把自己的系统封闭起来,引入mashup,图书馆不能自己mashup、只能购买他们的mashup,把其他网络资源变成他们的服务来卖钱。

OAI收割,可以把其他系统(例如dspace)的资源通过OAI收割到他们的系统中。

开放API,终于有API了,通过一个xQuery API,把数据向图书馆开放,支持程度暂时不知,是否免费暂时不知。

content Pro,资源中心的概念,UGC模式下的多媒体数字化馆藏,但演示出来的,看来看去都是一个ms Flickr的图片分享网站,数据设计一看就是采用DC。

基于web的统计报表,还以为可以cool一点的web统计报表,毕竟技术很简单很成熟了,结果演示一看,原来是网页上提交统计请求,然后给你下载一个excel文件,一点都不酷,倒~

标签系统,把主题词提取出来形成标签,支持标签二级分类,通过这种方式发挥主题词的作用,很好。只不过,这只能算标签的皮毛。

RFID,这么好的市场前景,自然不能放过,通过express lane自助终端软件 + RFID + Circa (移动式终端硬件),可以实现低成本的自助借还和方便的图书清点。当然,他们也会单独卖接口。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