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实践

——谨以此文献给我最爱戴的图有其表

图书馆2.0因web2.0而名,最基本的内容是指将web2.0的相关技术应用到图书馆的服务中,从而拓展图书馆的服务内涵的一种概括。但web2.0的本质不是技术的革新,而是互联网信息流动模式的变革。web2.0的一些技术,早在数年前已经成熟,真正掀起新一轮互联网浪潮的,是网民参与意识的觉醒乃至爆发。web1.0的本质是传播,web2.0的本质是交流。从这个意义上讲,图书馆2.0就不仅与图书馆学界关注的知识交流论密切相关[keven,图书馆2.0理论探源],也与图书馆业界以用户为中心的服务理念不谋而合[老槐,图书馆2.0的理论遗产]。老槐说得很对:“图书馆2.0概念具有广泛适应性,可以理解为一种技术、一类服务或一种理念”。那么,业界的图书馆2.0实践,也就有了广泛的发挥空间。

目前,我们看一个图书馆2不2,基本上是看有哪些web2.0的技术被应用到了图书馆的web服务之中。从技术这个层面而言,图书馆2.0的实践,其实是很好实施的。2.0时代,各大互联网公司吃力的提供着各类2.0的服务内容,有不少的图书馆,利用第三方的博客平台,建立某个专题博客,发布图书馆的内容,曾得到无数赞叹;2.0时代,充斥着各种各样的2.0开源软件,当然,也充斥了漫天的安装指南和帮助,图书馆要安装一个诸如wiki的平台,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缺少的不外乎一点热情,或者说,缺少某个领导的一句话而已;2.0时代,更有不少的软件厂商披了这件外衣,盯紧了图书馆手中的大把金钱,不少ILS厂商声称他们的产品进行了伟大的革新,而实际上仅仅是增加了个书评或者是标签的小功能模块而已,软件本质上并没有改变,图书馆只要舍得花钱,就可以得到一支很大的棉花糖。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