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服务

做计划的时候老是拎不到重点,老大说,读者最需要的、经常用到的、反应得最多的,就是重点,例如OPAC。

图书馆的服务中,我想也可以这么分类:读者需要的、可有可无的、图书馆员一厢情愿的。

一方面,读者需要的,基本上都挖掘得差不多了,也做得读者满意80%了,但是要做到100%,很难,因为这个时候往前一个百分比,往往要付出双倍的努力,所以大家就尝试去开拓一些新的服务,比如新技术的应用便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种类型。然而,新的服务并不一定就是读者所需要的,甚至有些是图书馆员的一厢情愿,强加给读者的。这样一来,有些本应做好的服务没有做到最好,有些做出来的东西无人问津。

Continue reading →

我想分两篇文章回应一下博友totem先生(图腾系统?)的《给Library 2.0泼一杯冷水》,一篇谈一下我对图书馆2.0的一些不同理解,一篇谈一下信任问题。

我对图书馆2.0的态度,其实totem先生开篇即已说明:“核心思想应该是将从以系统自身为中心转变成以用户为中心图书馆服务系统”,只是其在之后的“浅见”中,却对此观点视而不见。对此我首先想说的一句话是:“用1.0的思维来考量2.0的模式,是不恰当的。

首先,图书馆2.0是1.0基础上的服务变革,而不是完全取代。这里有两点意思:

一、图书馆2.0不是服务的延伸,而是一种服务的变革。延伸意味着增加新的服务内容或者将现有服务做得更到位,变革意味着服务模式改变和服务重心的迁移。参与与互动是2.0的本质,个性是2.0的最大特征。如果图书馆架设一个blog服务,却仅仅是单方面的发布,没有推动用户参与,没有让用户形成交流社区,这种做法即可归入延伸一类,而不能视为图书馆2.0。要做到图书馆2.0,图书馆的服务模式就要改变,变管理资源和读者为服务资源和读者,变提供一切内容为提供平台,变单向提供资源为推动读者交流。这样,图书馆的服务重心必然发生迁移,更多的资源和精力,将用于如何创造2.0服务平台,如何引导、推动读者进行信息交流和知识创造,如何尊重个体、保存读者个性信息,如何挖掘读者贡献的知识等等内容。例如,通过wiki,让读者将他们使用图书馆过程中的问题和答案都贡献到上面,就是一种图书馆2.0的行为。在这个例子里面,搭建wiki平台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如何让读者们都通过这个wiki分享他们的知识,创造出一种交流的文化。这才是图书馆2.0的服务,而这是需要图书馆花很多力气和时间去做的事情。

Continue reading →

——谨以此文献给我最爱戴的图有其表

图书馆2.0因web2.0而名,最基本的内容是指将web2.0的相关技术应用到图书馆的服务中,从而拓展图书馆的服务内涵的一种概括。但web2.0的本质不是技术的革新,而是互联网信息流动模式的变革。web2.0的一些技术,早在数年前已经成熟,真正掀起新一轮互联网浪潮的,是网民参与意识的觉醒乃至爆发。web1.0的本质是传播,web2.0的本质是交流。从这个意义上讲,图书馆2.0就不仅与图书馆学界关注的知识交流论密切相关[keven,图书馆2.0理论探源],也与图书馆业界以用户为中心的服务理念不谋而合[老槐,图书馆2.0的理论遗产]。老槐说得很对:“图书馆2.0概念具有广泛适应性,可以理解为一种技术、一类服务或一种理念”。那么,业界的图书馆2.0实践,也就有了广泛的发挥空间。

目前,我们看一个图书馆2不2,基本上是看有哪些web2.0的技术被应用到了图书馆的web服务之中。从技术这个层面而言,图书馆2.0的实践,其实是很好实施的。2.0时代,各大互联网公司吃力的提供着各类2.0的服务内容,有不少的图书馆,利用第三方的博客平台,建立某个专题博客,发布图书馆的内容,曾得到无数赞叹;2.0时代,充斥着各种各样的2.0开源软件,当然,也充斥了漫天的安装指南和帮助,图书馆要安装一个诸如wiki的平台,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缺少的不外乎一点热情,或者说,缺少某个领导的一句话而已;2.0时代,更有不少的软件厂商披了这件外衣,盯紧了图书馆手中的大把金钱,不少ILS厂商声称他们的产品进行了伟大的革新,而实际上仅仅是增加了个书评或者是标签的小功能模块而已,软件本质上并没有改变,图书馆只要舍得花钱,就可以得到一支很大的棉花糖。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