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library2.0

暨南大学图书馆2.0网站系统分析。 Continue reading →

2、开发理念

2.1、基于战略发展层面的思考

在数字化信息服务越来越重要的今天和明天,图书馆网站到底要承担什么样的使命,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对图书馆事业能起什么样的影响,并不是一个形而上的问题。我们认为,一方面,作为数字化服务的窗口,图书馆网站扮演了图书馆代言人的角色。在一定的程度上,图书馆网站有没有用,能不能用、好不好用、用户喜不喜欢用,等同于图书馆有没有用,能不能用,好不好用,用户喜不喜欢用。另一方面,新技术的不断发展,也对馆员提出了信息服务模式的新需求,而图书馆网站作为最受技术发展影响的服务阵地,应该成为馆员理想的成长空间。

2.1.1、抓住用户就抓住未来

我们认为,图书馆的用户不仅包括教师、学生等读者,也包括投资者(学校领导)、馆员,这些人都影响到了图书馆的未来。毫无疑问,当前图书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有被边缘化的迹象。如果图书馆在用户心目中重要性持续性降低,那将会是图书馆的噩梦。撇开阅览、纸本借阅的实体图书馆不讲,那么,在网络信息服务上,图书馆网站能有更大作为吗?能和Google、亚马逊以及其他已经开始面向个人服务的资源服务商抗衡吗?如何紧紧的抓住我们的用户?

Continue reading →

暨南大学图书馆2.0网站系统开发背景。 Continue reading →

暨南大学图书馆2.0网站系统构想与进展的目录。 Continue reading →

这次2008年中国INNOVATIVE用户年会,带来了不少与2.0相关的消息,虽然很多内容都已零零星星的知道了,但由他们的高级销售人员用漂亮的PPT演示出来,还是让我对他们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也促使我的思考角度有所转变。

报告很长,挑了一些感兴趣的字词记录了一下:

encore,这是他们新的2.0 opac,或者说2.0的资源揭示平台,不仅可以支持他们的系统,还可以支持其他公司的系统,看起来很2,万二很快就可以体验到的。

单点登录,“像雅虎,google一样,只登录一次”,有点生搬硬套的感觉,单独的一个系统,谈什么单点登录?

mashup,把自己的系统封闭起来,引入mashup,图书馆不能自己mashup、只能购买他们的mashup,把其他网络资源变成他们的服务来卖钱。

OAI收割,可以把其他系统(例如dspace)的资源通过OAI收割到他们的系统中。

开放API,终于有API了,通过一个xQuery API,把数据向图书馆开放,支持程度暂时不知,是否免费暂时不知。

content Pro,资源中心的概念,UGC模式下的多媒体数字化馆藏,但演示出来的,看来看去都是一个ms Flickr的图片分享网站,数据设计一看就是采用DC。

基于web的统计报表,还以为可以cool一点的web统计报表,毕竟技术很简单很成熟了,结果演示一看,原来是网页上提交统计请求,然后给你下载一个excel文件,一点都不酷,倒~

标签系统,把主题词提取出来形成标签,支持标签二级分类,通过这种方式发挥主题词的作用,很好。只不过,这只能算标签的皮毛。

RFID,这么好的市场前景,自然不能放过,通过express lane自助终端软件 + RFID + Circa (移动式终端硬件),可以实现低成本的自助借还和方便的图书清点。当然,他们也会单独卖接口。

Continue reading →

今天一早照例看看《给Library 2.0泼一杯冷水》这个帖子,发现有位网友说了这么一句话:“不务正业,图书馆本来就是以读者为中心的,千古不变。 ”其老气横秋的态度让我为之一乐。说实话,我很是喜欢和这样的网友交流,因为他们的较真,很容易给我带来更多的启发。我想,有着“图书馆本来就是以读者为中心的,图书馆2.0连汤都不换一下”的疑问的人,不在少数。我对这个问题也很感兴趣,因此,补发一文,说一下我对“以用户为中心”的一些粗浅想法。

一、“以用户为中心”的内涵是发展的。任何理念都不应该千古不变的,因为理念的实践环境在变化。用一个时髦一点的词,叫做“科学发展观”。在图书馆1.0,用户主要是利用图书馆的资源,此时”以用户为中心“的内涵,主要是如何确保用户有效获取、平等获取和方便获取图书馆资源。在图书馆2.0,用户除了资源,还希望得到参与的平台和互动的服务,此时“以用户为中心”的内涵,就需要紧跟用户发展的脚步,在1.0的基础上,提供用户知识交流的可能、可用和自由。

Continue reading →

在《给Library 2.0泼一杯冷水》一文中,totem先生说道,目前lib 2.0的应用基本上基于用户和图书馆系统之间的一种”信任”。这句话说得很好,图书馆2.0,首先要做的就是建立图书馆与用户之间的这么一种“信任”!

首先亮出我的观点:图书馆应该无条件信任用户。对于长期以来图书馆对用户充满“不信任”的种种制度和做法,我深恶痛绝!正是这么一种不信任的基调,让图书馆门难进,脸难看!

其次,我尊重totem先生及其他所有质疑我这一观点的人的表达权利。我知道,在你们的观念中你们是以一种更理性、务实的态度——当然,我也可以认为是死板、僵硬的态度——去开展图书馆的工作。

但是,对于“用户可以信任,或者不可以信任”这一论题,我想没有争论的意义,因为这是个“人性善抑或是人性恶”的问题,也因为这是个“是不是用户可以信任,图书馆就会信任;是不是用户不可以信任,图书馆就不应该信任”的问题。

Continue reading →

我想分两篇文章回应一下博友totem先生(图腾系统?)的《给Library 2.0泼一杯冷水》,一篇谈一下我对图书馆2.0的一些不同理解,一篇谈一下信任问题。

我对图书馆2.0的态度,其实totem先生开篇即已说明:“核心思想应该是将从以系统自身为中心转变成以用户为中心图书馆服务系统”,只是其在之后的“浅见”中,却对此观点视而不见。对此我首先想说的一句话是:“用1.0的思维来考量2.0的模式,是不恰当的。

首先,图书馆2.0是1.0基础上的服务变革,而不是完全取代。这里有两点意思:

一、图书馆2.0不是服务的延伸,而是一种服务的变革。延伸意味着增加新的服务内容或者将现有服务做得更到位,变革意味着服务模式改变和服务重心的迁移。参与与互动是2.0的本质,个性是2.0的最大特征。如果图书馆架设一个blog服务,却仅仅是单方面的发布,没有推动用户参与,没有让用户形成交流社区,这种做法即可归入延伸一类,而不能视为图书馆2.0。要做到图书馆2.0,图书馆的服务模式就要改变,变管理资源和读者为服务资源和读者,变提供一切内容为提供平台,变单向提供资源为推动读者交流。这样,图书馆的服务重心必然发生迁移,更多的资源和精力,将用于如何创造2.0服务平台,如何引导、推动读者进行信息交流和知识创造,如何尊重个体、保存读者个性信息,如何挖掘读者贡献的知识等等内容。例如,通过wiki,让读者将他们使用图书馆过程中的问题和答案都贡献到上面,就是一种图书馆2.0的行为。在这个例子里面,搭建wiki平台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如何让读者们都通过这个wiki分享他们的知识,创造出一种交流的文化。这才是图书馆2.0的服务,而这是需要图书馆花很多力气和时间去做的事情。

Continue reading →